宜阳县顺达煤业有限公司发生一起冒顶事故,事故发生地为中林煤矿四采区

中新网11月23日电 (陈石明
潘小萍)江西樟树市经楼镇境内一家省属煤矿附属井——中林煤矿日前发生一起事故,导致两名矿工当场死亡。

昨天中午,位于门头沟区斋堂镇南沟附近的矿难事发地拉起了警戒线。17日晚10点多,5名外地男子盗采一个废弃小煤窑时发生塌方,其中3人被埋。两小时后,一名被埋者从矿中爬出。18日下午,接到报警后,救援人员赶赴现场施救。但因地质条件复杂,救援过程中发生塌方,目前已不具备救援条件,相关部门于昨天中午被迫放弃救援。
盗采第一天就塌方
发生事故的小煤窑位于斋堂镇南沟水玉子口,这里原来有两个大的煤矿,多年前已被关停,所有的煤熏口也被当地政府用石块和混凝土堵上。斋堂镇政府相关负责人介绍,这里属于煤矿的采空区,里面存煤并不多,很容易发生塌方。
昨天下午,盗采者之一老马的爱人彭映菊说,盗采的组织者是贵州的老周,他找到彭映菊41岁的表弟谭某,谭某又说服她的爱人老马和另外两名四川老乡参与盗采。“没想到,开工的第一天就捂里面了。”彭映菊哭着说,17日下午5点,周某等5人将一个封闭的煤熏口打开,5人先后进入矿井盗煤。当晚10点,矿井发生塌方,其中两名盗采者因往外运煤幸运躲过一劫,盗采的组织者老周、彭映菊的表弟和爱人均被困在矿井中。
事发后,矿井外的两人向矿中喊话,彭映菊爱人老马因塌方瞬间正好处在一块斜立着的大石头下,幸免于难。
被困者老乡自发救援
老马逃出后,迅速和在附近打工的老乡取得联系。“这些人大多是干盗挖煤矿这行的,有的还是附近清水镇矿井的正式矿工。”事发矿井附近的看林老人对此很是熟悉,他说,这些人乡土观念特别重,听说出事后,光是清水一矿就来了20多人,一天之内,约有百余人拥进南沟水玉子口。
从17日晚到18日下午,百余工人拿着锤子、铁锹、钻头等工具在这个已经倒塌的矿井上方疯狂地挖掘,一刻也不停。但是,由于矿井附近地形复杂,加上设备过于简陋,20余小时过去后,这些人依然无法给井下的老乡们打开生命通道。
官方救援时发生塌方
18日下午3点半,因为感觉依靠个人力量无法将被困者救出,现场有工人拨打110报警。随后,门头沟区政府迅速启动应急预案,区安监局、斋堂镇政府等部门相继介入。京煤集团救援队最先赶赴现场,使用专业设备进行挖掘和救援。在警方到达之前,此前自发救援的百余人一哄而散。
随后,其余3支专业救援队伍相继赶到现场参与救援。市安监局领导、门头沟区区长等领导也亲自赶往现场进行指挥。然而,由于事发矿井属于已被采空的老矿区,地质结构复杂,加上缺少相关图纸,救援工作遇到很大困难。
19日上午,门头沟警方找到逃出的老马和另外一名现场偷挖人员,第三名生还者已于此前返回四川。随后,警方让老马带着救援人员来到他逃出的洞口,试图从附近进行挖掘。当日下午,在救援队挖掘期间,该矿井再次发生塌方事故,所幸救援人员均携带专业设备,事故未造成人员伤亡。
昨天中午,由于地质条件复杂,相关部门在事发3天后被迫放弃救援。 ■特写
一块大石头助老马躲过一劫
塌方时被困的老马因处于一块斜立的大石头下而躲过一劫。
老马回家后,向妻子彭映菊讲述了逃生经历。塌方后,周围黑漆漆一片,老马试着活动了一下身子,上半身还能动,但双腿被坍塌下的煤埋住。老马伸手向上摸了一下,他幸运地处在一块大石头正下方。
老马慢慢地将双腿从煤堆中抽出,并蜷缩在大石头下。正当老马恐惧地思考着如何逃出去时,外面传来两个老乡的呼喊声:“里面有人能听到吗?”
“我还活着。”老马大喊,但另两名被困者并没有回应。
老马小心翼翼地挪动身边坍塌下来的煤
块,向着矿口方向前进。老马后来告诉妻子,塌方时,他是在最里面的位置,经过一番努力,他终于靠近矿口,但矿口的几块大石头堵得很严,他不敢贸然搬动,担心再次塌方。
“你们俩把矿口的大石头搬开救我出去。”老马向外面的两人求救。经过近120分钟的努力,老马终于逃离矿井。
几分钟后,老马推开家门。“我回来了。”九死一生从鬼门关爬出来的老马边说着,边瘫软在妻子彭映菊面前。
■探因 难定罪为疯狂盗采原因之一
据事发矿井附近的看林人介绍,现在的正规煤矿的煤售价高昂,而这些非法盗采的煤平均价格要便宜一半以上,“现在这些外地人都形成产供销一条龙,有专人负责收购和销售这些煤”。而四五个人的小型挖煤队伍,平均每天每人能收入一两百元。
据门头沟区安监局局长李有敏介绍,非法盗挖不但打击难,而且定罪也难。根据目前国家的相关规定,只有盗挖的煤价值在5万元以上,并且有省一级的证明,执法部门才能对其进行定罪。而现在的盗挖人员往往是挖不够5万元就已经卖走,“就算抓住也很难定罪”。

11月19日,洛阳市委、市政府研究决定,给予宜阳县顺达煤业有限公司煤矿冒顶事故责任人——宜阳县樊村乡党委副书记宋会坡、宜阳县煤炭局副局长乔信有、樊村乡煤炭站站长李林锐免职处理。
据介绍,宜阳县顺达煤业有限公司是当地一家国有煤矿,属合法生产矿井。11月13日,宜阳县顺达煤业有限公司发生一起冒顶事故,死亡3人。根据事故性质,这起冒顶事故初步定性为较大责任事故。根据《河南省人民政府关于进一步加强煤矿安全生产工作的若干意见》文件精神,经研究,洛阳市对事故有关责任人作出如下初步处理:
责成宜阳县委、县政府向市委、市政府写出深刻检查;责成分包顺达煤业公司的副县长牛刚向市委、市政府写出深刻检查,并给予诫勉谈话;给予樊村乡党委书记陈世俊党内警告处分、乡长王新宽行政警告处分;给予樊村乡党委副书记宋会坡、宜阳县煤炭局副局长乔信有、樊村乡煤炭站站长李林锐免职处理;给予顺达煤业公司经理潘建贤撤销职务处分;对驻矿员冯占军、张林林停职审查。待事故调查完毕后,洛阳市将根据责任认定结果对上述人员和负有责任的其他人员作进一步处理,涉嫌犯罪的要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记者近日接到中林煤矿多名矿工投诉,称起事故是由于矿长只求产量,不顾矿工生命安全,违规指挥矿工进入危矿开采所导致的。矿工们称,事故发生一周仍未达成赔偿方案,也未见一家媒体报道,矿工合法权益无法伸张。为此,记者驱车到实地进行了调查。

据矿工们介绍,该起事故发生于十一月十六日,事故发生地为中林煤矿四采区,而该区域早已被确定为危险区域,但矿长却强令当天上早班的矿工必须进去四采区采煤。

一名黎姓矿工向该煤矿彭姓矿长反映该区域十分危险,但矿长却以罚款相威胁:如若你们不服从指挥,就罚款一万元人民币。“我们这些矿工一天只赚几十元钱,哪里罚得起,只好以命相博了”。黎无奈地说。

据矿工们反映,当天矿工们进班不到20分钟,四采区的煤便塌下来了,导致黎荣权、叶继竹两人当场死亡。几乎所有接受记者采访的矿工都叹气说:“如果不是违章指挥不可能会出这个事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