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有两名遇难矿工遗体被发现,要去矿井口接儿子回家

11月2日凌晨3时40分,救护队员穿过2号横川,在左翼回风巷正前方10多米处发现1名遇难者,9时50分,又有两名遇难矿工遗体被发现。3名遇难者遗体顺利升井,截至目前,澄城尧头斜井“10·29”事故遇难人数已经升至26人,其余3名被困人员正在紧张搜救之中,估计生还希望渺茫。
昨日16时30分左右,在尧头斜井煤矿井口,记者看到上午发现的两名矿工遗体从风井被救援队顺利升井。据救援队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队员讲,这两名矿工遗体被发现时全身裸露,估计尸体被发现处为事故爆炸点,瓦斯爆炸后,死者全身衣物被烧光。
“太可怕了,一下子那么多人就这么完了,事故发生那天我正好休班,逃过了一劫,不然我就……”该矿一位矿工心有余悸的告诉记者。据这位矿工讲,事故发生当日20时左右,井上工作人员发现矿井抽风机“二级保险盖”被突然冲开,井上抽风机发生异常,大量黑色烟雾和杂物被风机抽出。随即,地面值班领导接到井下5528巷道3号皮带“夹泥水仓”等处矿工急报,值班领导迅速下达撤退命令。
这位矿工讲,此次事故一下子死了这么多人,和矿方管理存在漏洞有关。
目前,经救护队员下井监测风量及有害气体情况反映,井下通风系统基本稳定,突击队员在救护队员的监护下进行密闭维护,待井下回风系统形成后,安装抽水设备,全力搜救3名被困人员。
截至2日晚10时,由于最后发现的3名遇难矿工尸体身份难以辨认,另外“失踪”的3名矿工的身份也就暂时没有确定。

中国安全生产网讯
10月29日20时左右,陕西省澄城县尧头斜井煤矿发生一起瓦斯爆炸事故,经初步了解,事故发生时共有29人被困井下,有关部门正组织人员进行搜救。

图片 1

10月29日20时左右 事故发生 29人被困井下

遇险矿工家属哭着说,要去矿井口接儿子回家

记者30日8时30分从陕西省有关部门获悉,陕西省澄城县尧头斜井煤矿29日20时左右发生一起瓦斯爆炸事故。初步了解共有29人被困井下,有关部门正组织人员进行搜救。

图片 2

截至10月30日上午11时 发现一具遗体

澄合矿务局中心医院ICU病房,一幸存者在家人陪同下接受治疗

井下当班三十六人,有七人安全升井。其余二十九人被困,正在搜救之中。目前已发现一具遇难矿工的遗体。

新闻链接: 我要接儿子 家属眼巴巴盼好消息
昨日,记者在澄城县尧头斜井煤矿办公楼看到,县上已成立事故善后组,负责遇险矿工家属的接待安置,甚至还从澄城县检察院抽调人力专门负责信访接待工作。
事故现场附近一位来自澄城县王庄镇的妇女欲哭无泪:“别拦着我,我想一个人去接我儿子回家……”
冷风中她似乎并不相信自己的儿子已在井下受困。据她讲,儿子叫张峰,今年30岁,已结婚成家。
此外,记者还见到多位遇险矿工的家属,大家一脸愁容,眼巴巴望着矿区救援现场,希望不幸不要发生。甚至有家属按捺不住,想走近前去询问救援进展,打听家人消息,但都被矿方工作人员拦住。
据了解,此次矿难遇险者除当地人外,还有多名商洛打工者,由于家远,其家人在得知消息后,正陆续赶来。
记者注意到,在矿区刷有许多安全警示标语。在堆放救护器械的救护现场,记者看到有“安全为天”“平时有张婆婆嘴胜过事后妈妈心”等安全提示宣传语。
在煤矿办公楼外黑板宣传栏里有有关矿井瓦斯的管理规定,采掘工作面及其他地点风流中瓦斯浓度达到1.0%时,必须停止用电钻打眼,爆破地点附近20米内风流中瓦斯浓度达到1.0%时,严禁爆破。
蒲城县县长张建军闻讯后昨日也赶赴救援现场。? 我们很痛心
出事前县上开安全会

反思此次事故,澄城县政府有关领导说,“我们曾于10月28日专门召开有关煤矿安全的会议,对安全稳定工作进行安排部署,但29日就发生了事故,给职工生命

截至10月30日晚8点

安全带来极大的威胁,我们感到很痛心,说明我们的工作还不到位。”
据介绍,事故发生后,澄城县委、县政府及相关部门第一时间逐级归口上报,并立即启动突发事件应急预案,成立抢险救援指挥部,请专家指导事故抢险。同时,连夜对全县所有煤矿实施停产整顿,并展开拉网式安全生产大检查,发现顶风违纪和非法组织生产的,对矿主依法予以拘留,并处以50万元以上罚款。
全省也将于今天召开电视电话会议,再次重申煤炭生产安全,并对全省进行一次煤炭安全大检查,重点是渭北煤矿。

?——已致3人死亡

幸存者讲述惊魂一刻 “来自井底的冲击波冲倒我”
昨日下午,记者前往澄城县两家医院,对在医院接受救治的部分幸存者进行采访,他们当中有当时就晕倒后来醒过来的,也有和事故擦肩而过的。能够幸存下来,他们都感到激动和幸运。
伴随着刺鼻味道 人车被摔下
昨日下午4时许,澄城县医院住院部外二科,医生正给在该矿工作了19年的36岁的老矿工徐金良做清洁护理,徐金良一直闭着眼睛输液。在等待了十几分钟后,他才微微地睁开眼睛,眼睛里全是后怕。
“当时都下班了,”徐金良叙述的时候,声音很小,被灼伤的呼吸道不允许他发出更大的声音。他是第一个坐上猴车(煤矿架空乘人装置,俗称“猴车”)往井口走的,他当时琢磨已经上了一天班,出井口后就可以开始一晚上的休息了,这时爆炸发生了。当时,猴车上升到距离地面还有约200米的高度,徐金良明显感觉到一股来自井底下的冲击波,“劲儿大得很,还伴随着刺鼻的味道,我一下子就和猴车一起摔了下去,”他落在通往井口的斜坡上,意识到出事了,他赶紧将衣服脱下来,从地上蘸上水,拿衣服捂住鼻子和嘴巴,“味道太大了,我还是晕了过去。”
“大概半个小时后吧,我醒了过来,这时,烟雾散完了,人也灵醒了一些,”徐金良说,他用帽子将头击打了几下,前后看了一下,没有发现其他人,随后便顺着斜坡往井口爬。爬几米,勉强站起来走几步,身上一点劲儿都没有,“也不知道爬了多长时间才爬上井口。”
徐金良的邻床是来自商南县的王新文,医生正在给他做雾化吸入治疗,医生说两位患者属于呼吸道灼伤,生命体征平稳,目前已经脱离危险。
听见两次爆炸声 从辅井逃回
下午5时许,在澄合矿务局中心医院外一科治疗的一位姓储的矿工说,当晚8时许,下班后,他们8矿工一起从同一个工作面出来,其中4人在前面先走了几分钟,估计已经上了猴车,他们4个人从运输大巷往回风巷走的时候,感觉到巨大的风声在回风巷里面来回地回荡。“先听见一声爆炸,声音不大,像放小鞭炮一样,后来又隐约听见了一声,”与此同时,回风巷的烟雾大了起来,眼前灰蒙蒙的一片,什么都看不见,他们无法穿过去乘坐猴车,于是就折回到运输大巷,给调度室打了个电话,随后就依次从辅井上到井口,“当时紧张得很,要是我们坐猴车出井,肯定也受伤了,”面对劫后余生,他们表达不出来激动。据几位矿工讲,出事前两天,他们在矿上连续两天的工作时间都是12个小时。本报记者卿荣波
担心矿友安危希望他们平安
昨晚9时许,在澄合矿务局中心医院接受治疗的四位幸存者中的两位已经进入睡眠,但还有两位脑海里仍然不断地回放着井底逃生的画面。与此同时,他们还非常担心被困在井底的其他矿友的安危,“虽然不知道有多少人,他们叫什么,但是一起工作生活过,希望他们平安。”
记者从这些矿工处了解到,在重症监护室接受治疗的四位伤者家属也已经赶了过来。据澄城县医院

据中央电视台报道,目前已有3人遇难,仍有26人被困井下。?? >>详细

医生介绍,病人主要是呼吸道灼伤,医院一开始对患者进行的就是抗病毒治疗,以促进他们恢复健康。
昨日,省市的专家已经赶到澄城县,和当地医生一起组织了会诊,“医生、护理都是最好的,我们每天11时和16时分两次向卫生局汇报患者的病情变化。”
昨日晚上,救援工作仍然在紧张有序地进行。据参与营救的人员讲,营救进行到井底后,发现井底和井壁还在不断地发生着冒井和塌方,并且井底不通风,救援难度比较大。

? ——成立事故善后组
30日,记者在澄城县尧头斜井煤矿办公楼看到,县上已成立事故善后组,负责遇险矿工家属的接待安置,甚至还从澄城县检察院抽调人力专门负责信访接待工作。?
>>详细

? ——救援难度大

30日晚上,救援工作仍然在紧张有序地进行。据参与营救的人员讲,营救进行到井底后,发现井底和井壁还在不断地发生着冒井和塌方,并且井底不通风,救援难度比较大。??
>>详细

(本网综合)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