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发改委何时宣布取消或者下放过剩行业的审批权限,钢铁厂家也不得不开发新的服务模式

宝钢集团东方钢铁副总经理王磊表示,宝钢自2008年起,开始推进供应链金融服务,宝钢的企业供应链以“厂商银”和“保理”的融资模式为主,累计融资额已近百亿。  与此同时,“钢铁行业在现在的危机下,也正在寻求新的发展路径,供应链金融也进入一个新发展时期。宝钢的供应链金融正在从企业供应链向产业供应链发展。”王磊说。  王磊介绍,宝钢面向钢铁行业形成了新的供应链金融服务布局。包括电子交易服务电商平台(东方钢铁)、在线资金结算平台(东方付通)、诚信的物资监控平台(动产质押信息平台)等。  大智慧通讯社是在12日首届供应链金融推进大会上获得上述信息。

6月12日国家发改委秘书长李朴民在深化投资审批制度改革新闻发布会上透露,今年将进一步取消和下放行政审批事项。  一方面继续修订政府核准的投资项目目录,将原计划2015年再次修订核准目录的工作任务提前到今年完成;另一方面,发改委还将会同有关部门同步下放前置审批权限,加强发展规划,发展战略等相关标准的制定和实施管理,实现行政审批和市场监管信息的互通共享,依法强化事中、事后的监管。简化手续、优化程序,严格规范审批行为。  国家发改委投资司司长黄民指出,这项修订工作非常重要。政府核准的投资项目目录,是在企业投资项目管理方面处理好政府与市场的关系,落实企业投资自主权的关键所在。  21世纪经济报道获悉,本次修订工作将坚持三条原则,比如备案管理,中央地方合理分权,部门分工合作等。  据悉,上述修订工作在5月份已经启动,即将征求有关部门和各地方的意见,在这个基础上,力争在9月份左右上报国务院。  而根据上述修订精神,下一步过去被圈定的过剩行业,可能审批权限进一步下放。  黄民指出,产能过剩,通过行政审批制度来控制,这种方式可能效果不会很好,也不是一个最佳的调整渠道,应该有很多其他的方式。“首先是市场调节,其次还有相关的如土地、环评、社会资源方面的协同制约。”他说。  黄民表示,实行核准制,在落实企业投资自主权基础上,由项目核准机关从维护社会公共利益的角度,对企业投资项目的外部性条件进行审查把关。  即主要审查的是这个项目对维护经济安全方面有些什么影响,对合理开发利用资源方面有些什么考虑,对保护生态环境方面有些什么措施和对环境有多大的扰动,对保障公共利益方面有什么贡献,对防止出现垄断方面有什么影响。  内部性的东西,比如市场前景、经济效益、投资资金来源、主要项目的技术方案等等,“应该由企业自主来决策,在核准的时候,政府不应干预,我认为这是最大的亮点”。  对上述表述让一些行业倍受鼓舞。浙江省船舶行业协会顾问方新康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像船舶一般在海边制造,对环境影响不大。至于行业调控,市场都已经发挥了作用。没必要一个个审批。“没有市场,贷款都贷不到。”他说。  21世纪经济报道获悉,目前浙江省正在对2005年到2010年上马的手续不全的船舶项目补充资料,准备上报,使得符合条件的得到审批。  而对于钢铁项目影响也将体现。此前市场一半以上的钢铁项目都没有经过国家发改委审批。国家发改委从05年开始,圈定包括钢铁、水泥等10多个行业过剩,但是调控多年,钢铁产能不降反增,目前产能近10亿吨。  分析师认为,如果将钢铁行业审批权下放,这意味着行业调控将交给市场,政府主要管环境等问题。  中国水泥协会信息中心副主任陈柏林也指出,水泥行业审批权下放,只要环保等跟上,对长期发展有利。  不过,国家发改委何时宣布取消或者下放过剩行业的审批权限,还需要时间。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铝业分会主任杨云博告诉记者,取消和下放审批权限是大趋势,但是目前电解铝审批权下放,还没有新的消息。

国际钢协总干事Edwin
Basson在近日于莫斯科召开的钢铁峰会上指出,钢铁工业长期可持续发展的关键是对工艺和产品的创新以及服务质量的改进。  他称,目前钢铁市场是很透明的,原料和钢材价格每天都有公布,在这种市场下操作,钢铁厂家的成本差距缩小,全球钢生产成本已相差不大。  钢铁工业的工艺和产品创新有着悠久的历史,从钢锭到连铸的转变、电炉炼钢的发展,再到目前降低炼钢生产中的排放物以及提高能源利用。产品创新可追溯到深冲两片饮料罐、高强汽车用钢以及建筑用抗震钢等。为可持续的发展及应对激烈的竞争,钢铁企业需要继续改进产品和工艺技术,此外,还需要改进服务质量。  各钢企正逐渐意识到未来所面对的新的挑战。就像汽车生产厂家一样,钢铁厂家也不得不开发新的服务模式。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